響徹華鎣山的桂興嗩吶

——訪桂興嗩吶藝人楊秀明

時間:2019-06-23 11:45:38 來源:廣安在線

楊秀明(左)教夏仁武吹奏新編的桂興嗩吶曲目。

6月13日上午,一陣高亢激越的嗩吶聲在前鋒區大佛寺街道中城社區一棟居民樓內響起。循著嗩吶聲,記者走進桂興嗩吶藝人楊秀明的家中,只見他正與徒弟夏仁武合吹《喜洋洋》。

2018年,省文化廳發布了擬列入第一、二、三、四批四川省省級非物質文化遺產擴展項目名錄的公示名單,桂興嗩吶榜上有名。得知這一消息,楊秀明格外開心,他說:“本來學桂興嗩吶的人就少,面臨失傳的境地,隨著政府部門不斷提升對非遺的重視力度,我也不用擔心這門老手藝會失傳了。”

歷史悠久 桂興嗩吶曾是軍中號角

嗩吶是中國傳統婚喪嫁娶活動中最常見的樂器之一。大約在公元3世紀,嗩吶由波斯、阿拉伯一帶傳入中國,逐漸在中原大地開枝散葉。到近現代,嗩吶成為中國各族人民使用頗廣的樂器之一。

桂興嗩吶距今已有770余年歷史。據《廣安縣志》記載,南宋末年,四川安撫制置使余玠麾下的一支抗元軍隊,轉戰華鎣山,戰士們平時將嗩吶作為樂器,活躍軍中生活,訓練和戰時將嗩吶作為軍號發號施令。桂興位于華鎣山中,自然成為軍中戰士主要的生活場所,因而嗩吶制作工藝及演奏技藝便傳入桂興。桂興嗩吶高亢激越的旋律、氣吞山河的氣勢,是其曾經作為軍旅樂曲的最好詮釋,也見證了這段抗元歷史。

桂興鎮地處華鎣山中段西麓,平均海拔750米,是典型的山區鄉鎮,礦產資源豐富。由于桂興鎮地處偏僻山區,人們消遣方式極少,嗩吶傳入后,大受歡迎并迅速流傳。

楊秀明口吹雙嗩吶。

清末民初,桂興嗩吶藝人們認為木(竹)質音桿的音色偏柔軟低沉,不能充分表達山里人的豪邁粗獷,于是,他們嘗試利用當地豐富的礦產資源和冶煉技術,就地取材,仿照木嗩吶、竹嗩吶,創造了獨具特色的鋁制嗩吶。“鋁制嗩吶管身凹凸呈節狀,發音孔位于節凸上。與木管嗩吶相比,鋁制嗩吶音色更顯高亢、激越,音域拔高了8度,更為寬廣、熱烈。”楊秀明介紹說,經過不斷的發展和改良,鋁制桂興嗩吶制作工藝日臻精熟。

楊秀明告訴記者,桂興嗩吶在演奏時可以采用“鼻吸口呼”和“口吸鼻呼”的換氣技巧。演奏時嗩吶藝人的兩腮高鼓,氣息充足,如蠶吐絲,一口氣可演奏數小時,吹奏出來的音色圓潤,無換氣、斷氣痕跡。桂興嗩吶有齊奏、獨奏、重奏、輪奏等豐富多樣的形式,技藝高超的嗩吶藝人還可口吹單雙嗩吶,也可用鼻吹單雙嗩吶。

以前,桂興鎮交通落后,信息閉塞,因此,桂興嗩吶受外來文化的影響很小,形成了獨特而濃郁的地方特色,并在桂興周邊區域流傳數百年,成為當地百姓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勤學苦練 終成十里八鄉嗩吶名人

記者了解到,桂興嗩吶的曲牌有“七叉子”“將軍令”“扮妝臺”“普岸州”“水落英”“花牌子”等20多套,在演奏過程中有不同的講究。如接親開場曲中,“七叉子”以音階的“2”(即“來”)起頭,表示歸來之意,且全曲要有“2”穿插其中;“將軍令”以音階的“6”(即“納”)起頭,表示納財、納新娘之意。而在白事活動中演奏嗩吶曲時,就要以音階的“3”起頭,代表“去”的意思。

“嗩吶是原生態的音樂,多是嗩吶藝人自己對生活、人生的感悟,所以沒有曲譜,都是靠師傅口傳心授。”楊秀明說,在他開始學習嗩吶之前,在學校學過曲譜,13歲拜師學藝時,他就根據師傅劉立成吹奏的旋律,將曲調通過“1234567”音階音符譜寫出來,為后人學習嗩吶提供了便利。

說起學吹桂興嗩吶,楊秀明還有一段有趣的故事。1975年,12歲的楊秀明到姑媽家作客,隔壁突然傳來了嗩吶聲。“那聲音激情高昂,聽得我熱血沸騰。我當即敲開姑媽鄰居家的門,出來應我的就是當地有名的嗩吶藝人劉立成。”楊秀明說,聽到他說想學吹嗩吶,劉立成二話沒說,爽快地收他為徒。但楊秀明的父母卻不同意,因為當地有一句“養兒不學藝,挑斷籮篼系”的俗話,他們認為嗩吶不能算一門求生的本領,不如磚匠、瓦匠、裁縫等實用。但此時的楊秀明已經認定了嗩吶,在接下來的大半年時間里,他想盡各種辦法說服父母。許是看到了他的堅定和執著,父母最終同意了楊秀明學嗩吶。

正式學藝那天,師傅劉立成給楊秀明端來一碗水,讓他掐一節稻草稈,一端放水里,一端含在嘴里,不停地吹氣數小時,嚴格做到鼻吸口呼,氣如蠶絲,氣息均勻不斷,直至水里要一直不間斷冒泡,換氣技術才算過關。楊秀明說,他花了4個小時才學會這門技藝。

接下來就是學曲目,白天劉立成帶著楊秀明四處演出,細心的他趁師傅表演的時候在一旁細心觀察、認真模仿;到了晚上,劉立成就親傳口授,遇到難度大的曲子更是重點指教,反復演練。“每晚練習到十一二點,出門干活也要把嗩吶帶上,空了就拿出來吹一會。”師教有方,徒學不怠,楊秀明說,在跟隨師傅參加了4場活動后,他就能夠上場吹奏嗩吶了。

憑著這股韌勁和一腔熱血,8個月后,楊秀明學成出師。不過,他覺得創新才是嗩吶藝術的生命,在師傅教授的吹奏曲目基礎上,他將自己會唱的歌曲轉換成簡譜,用嗩吶演奏,并天天練習,進一步豐富了桂興嗩吶的曲目。因為演奏曲目更為豐富和新穎,邀請楊秀明參加演出的活動不斷,他逐漸成為十里八鄉深受歡迎的嗩吶名人。

產教融合 讓桂興嗩吶薪火相傳

小有名氣后,楊秀明并沒有滿足,他再次找到師傅劉立成學習用鼻子吹嗩吶、吹雙嗩吶的技藝。“俗話說,‘師父領進門,修行靠個人’。學習桂興嗩吶不光是一門技術活,也是一門力氣活,能吃苦是干這行最低的要求。”楊秀明深有體會,看似簡單的鼻子吹嗩吶,他用了6個晚上才學會,鼻子有好幾次都被磨出了血。

楊秀明清楚地記得,上世紀80年代是桂興嗩吶最紅火的年代,每天都有人請他們去演出,有時候一天還要連著趕好幾場。只要嗩吶一響,就有人圍過來看熱鬧,吹奏的人也越吹越有勁。

但隨著時代的變遷,人們文化娛樂生活的不斷豐富,加上受多元文化的沖擊,傳統文化開始走下坡路,桂興嗩吶也不例外。從上世紀90年代后期開始,村民們辦紅白喜事就開始邀請西洋樂隊了,甚至是小品演員唱歌逗樂的,民間自發學習桂興嗩吶制作和演奏技藝的人越來越少。1997年,楊秀明也和其他早已離開的徒弟一樣,加入外出打工的行列。

2012年,楊秀明回到老家,偶爾還有人邀請他去演奏嗩吶。看著曾經在紅白喜事上唱主角的桂興嗩吶,逐漸被電子音樂取代,他更加的惶恐,擔心桂興嗩吶在他這一代失傳。

近年來,國家加大了對非物質文化的保護力度,廣安市、前鋒區文化部門對桂興嗩吶極為重視,不斷加強保護、培訓和傳承。前鋒區文化館支部書記曹洪建說,該區將在桂興嗩吶藝術發源地桂興小學建立“嗩吶藝術傳習所”,把嗩吶藝術引進校園、走進課堂;建立桂興嗩吶藝術文藝表演班(隊),由傳承人定期或不定期開展傳習活動,做到桂興嗩吶藝術傳承從娃娃抓起。

“同時,我們將加強桂興嗩吶藝術的宣傳和推廣力度。”曹洪建說,前鋒區將利用每年文化惠民文藝演出、“三下鄉”活動、“歡樂農家”大賽以及節慶日等時機,廣泛傳播,讓更多的人了解桂興嗩吶;在鄉鎮(街道)人口密集場所或文化站(室),設立“嗩吶藝術角”,組織嗩吶藝術愛好者共同學習、探討嗩吶表演藝術,進一步推廣、普及嗩吶藝術;鼓勵民營資本以靈活多樣的形式參與到嗩吶藝術的傳承與推廣中,如在旅游景區、景點展示桂興嗩吶藝術等。

據了解,為推廣、傳承桂興嗩吶藝術,前鋒區還將通過政府采購等形式,遴選國內、省內著名作曲家為桂興嗩吶藝術創作1—2首舞臺表演音樂,在大型場所表演,真正讓桂興嗩吶藝術家喻戶曉,響徹華鎣山。(前鋒區記者站 蘭林前 黃方瑤 廣安日報全媒體記者 周文平/文 康建林/圖)

編輯:李娟

延伸閱讀

黨媒推薦
蒸气炸弹援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