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生命和信念吟成的詩歌

——劉伯堅和他的三首獄中詩

時間:2019-05-20 10:46:40 來源:

1984年春天,我在平昌中學實習,學校后面的山坡上正在修建劉伯堅烈士紀念碑,這座山叫佛頭山,紀念碑位于山腰,那個季節滿山都是潔白的梨花,俯視山下,平昌縣城盡收眼底,通巴河煙波浩渺,滔滔東逝,流向渠江,流經我現在居住的這座城市,融入嘉陵江,匯入滾滾長江。我的思緒也在歷史的長河中泛起朵朵浪花。那時,我常在山坡上散步,在紀念碑前讀書、寫詩,也因為正在建設的這座紀念碑,對劉志堅烈士有了更多的了解。

當時,王承先同志也在這所中學教書,他教語文,我實習英語,因此,沒有更多的接觸機會。但,我們都在那所中學仰望過建設中的劉伯堅烈士紀念碑。紀念碑1986年落成,楊尚昆揭幕,鄧小平題寫碑名,紀念碑以“忠魂盛開革命花,正氣凜然照萬代”為主題。黨史工作使我們再一次走近劉伯堅和他的詩歌,有深厚古典文學修養的承先主任和熱愛詩歌的我都曾被烈士的詩人氣質和革命豪情深深打動,烈士留下的浩氣長存的詩歌是我們的事業不可缺少的紅色基因。

獄中枷鎖 鎖不住詩人豪情

劉伯堅(1895年—1935年),四川平昌人,中國共產黨的早期優秀黨員,中國工農紅軍早期優秀將領,無產階級革命家。畢業于莫斯科東方勞動大學,1921年與周恩來等發起組織中國少年共產黨;1922年轉為中國共產黨黨員,1928年被派往蘇聯學習軍事,并出席了中共六大;1931年底,參與領導寧都起義,中央紅軍長征后,留在蘇區堅持斗爭。曾任國民軍第二集團軍總政治部副部長、蘇區工農紅軍學校政治部主任、紅5軍團政治部主任、中革軍委總政治部宣傳部副部長等職。

1934年10月,紅軍主力離開江西長征,劉伯堅被留下任贛南軍區政治部主任,他積極組織留守部隊,在于都河多處架橋,為主力部隊做好后勤保障工作,護送中央紅軍主力渡河長征。1935年3月4日,留在蘇區的部隊遭敵人重重圍攻。在江西信豐的一次突圍戰斗中,劉伯堅不幸身中數彈,左腿負傷,落入敵人手中,被關押在大庾粵軍第一軍第一師第一團團部。1935年3月21日,劉伯堅在江西省大余縣金蓮山上被敵人殺害,壯烈犧牲,時年40歲。他被捕后,分別寫于3月11日、13日和19日寫下《帶鐐行》、《移獄》、《獄中月夜》三首詩。

帶鐐行

帶鐐長街行,

       蹣跚復蹣跚,

市人爭矚目,

我心無愧怍。

帶鐐長街行,

鐐聲何鏗鏘,

市人皆驚訝,

我心自安詳。

帶鐐長街行,

志氣愈軒昂,

拚作階下囚,

      工農齊解放。


移獄

大庾獄中將兩日,

移來綏署候審室,

室長八尺寬四尺,

一榻填滿剩門隙;

五副腳鐐響鋃鐺,

匍匐膝行上下床,

獄門咫尺隔萬里,

守者持槍長相望。

獄中靜寂日如年,

囚伴等吃飯兩餐,

都說欲睡睡不得,

白日睡多夜難眠;

檐角瓦雀鳴啁啾,

鎮日啼躍不肯休,

瓦雀生意何盎然,

我為中國作楚囚。

夜來五人共小被,

腳鐐顛倒聲清脆,

饑鼠跳梁聲嘖嘖,

門燈如豆生陰翳;

夜雨陣陣過瓦檐,

風送計可到梅關,

南國春事不須問,

       萬里芳信無由傳。


獄中月夜

空負梅關團圓月,

囚門深鎖窺不得。

夜半皎皎上東墻,

反影鐵窗皆虛白。


寫作背景:帶著腳鐐吟詩

第一首《帶鐐行》,寫于1935年3月11日,由大庚縣獄中帶腳鐐經大街移囚綏署候審室。鐵鐐雖然鎖住了詩人的雙腳,但鎖不住詩人堅定的信念和軒昂的斗志,受傷的腿帶著鐵鐐走在大街上,腳步堅定有力,看不見恐懼和悲切,目光安祥而堅定,鏗鏘的鐵鐐聲,帶著詩歌的節奏,每向前走一步,都是在喚醒民眾。其情景令人震撼。后人有詩壯其行曰:統戰西北軍,留守在贛南。被俘大庚縣,游街氣軒然。身在牢獄中,心憂天下寒。

第二首《移獄》,寫于1935年3月13日早晨,即移到綏署候審室的第三天,劉伯堅在這里度過了生命中的最后10天。這段時間,遵義會議后,中央紅軍開始四渡赤水,陳毅帶領紅軍在梅嶺一帶打游擊。詩人被囚獄中,度日如年,和外面沸騰的革命斗爭隔絕。“風送計可到梅關”,梅關:指大庾縣南廣東、江西交界的梅嶺一帶。當時烈士被囚禁在大庾縣獄中,他希望風可以把他們被囚的消息送到革命隊伍中去。心中堅信南方的革命勢力會春意蓬勃地發展。

第三首《獄中月夜》,寫于1935年3月19日半夜,掐指算來正是農歷2月15月圓之夜,本是親人團圓之時,應該和梅嶺的同志們一起戰斗,可眼下牢門深鎖,望不見明月,直到半夜,月上東墻,如水的月光反射在鐵窗上,詩人輾轉反側,徹夜難眠,半夜在獄中口占了這首詩。夜深沉,中國革命處于最艱難的時候,自己就要與同志們永別了。該給親人和同志們留下些什么呢?

表現手法:激情自由飛翔

這三首詩因場景內容不同,分別用五言古詩、七言古詩和七絕來表現。

第一首《帶鐐行》,以五言古詩的形式表現,全詩3段,12行。均以“帶鐐長街行”開頭,不拘押韻和平仄,可以容納更多的詞匯,擴展了詩歌的容量,能夠更靈活細致地抒情和敘事。能更好第表現詩人的個性和思想。在音節上,富于音樂美,具有鮮明的時代特色。     

第二首《移獄》,用七言古詩的形式表現,全詩6段,24行。七古在古體詩歌中,形式最活潑、體裁最多樣、句法和韻腳的處理最自由,抒情敘事最富有表現力,篇幅較長,容量較大,用韻靈活。從文學風貌論,其典型風格是端正渾厚、莊重典雅、句語渾雄、格調蒼古,發人才思。

第三首《獄中月夜》,以七言絕句的形式表現,由四句組成,有嚴格的格律要求,一、二、四句同韻。花前月下應有美好浪漫的詩句,十五的明月本應照亮萬家團圓,而此時,窗外的明月下是血雨腥風和破碎的山河。獄中的月夜就多了幾分悲壯和凄涼。這首詩寫后的兩天,詩人英勇就義。這是詩歌的絕句,也是生命的絕句。

這三首詩雖然手法不同,風格迥異,但都是表現獄中生活,第一首寫于白天,第二首成于早上,第三首占就深夜。在這個時間的鏈條上,時刻閃耀著革命詩人的思想光芒。三首詩歌渾然一體,像一首悲壯的交響曲。

詩歌言志:革命理想高于天

這三首詩歌處處洋溢著詩人堅貞不屈,視死如歸和革命理想高于天的豪情。劉伯堅被俘后,拒絕敵團長 “自由”和“重用”的誘降,大義凜然地說:“我干革命就是順應歷史潮流,要干革命就得有危險。沒有危險就沒有革命,沒有犧牲就沒有工農大眾的解放……”這個粵軍團長后來對人說:“劉伯堅這個人,真不愧是特殊材料制成的共產黨員!

詩人帶著腳鐐走在大街上,雖然每一步都很艱難,“蹣跚復蹣跚,街上的人都爭著看,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看到詩人無所畏懼,行走在天地之間,鐵鐐發出鏗鏘的聲音,詩人勝似閑庭信步的風采讓人們都感到驚訝,只要能喚醒民眾,解放工農,所有的付出和犧牲都值得。

詩人在遺書中把自己的一生歸結為:“生是為中國,死是為中國”。“瓦雀生意何盎然,我為中國作楚囚”。只要革命事業蓬勃發展,“我為中國作楚囚”,便心甘情愿,引以為豪。臨刑前,劉伯堅寫了最后兩封信,他預言:“不久的將來中國民族必能得到解放”,他的“鮮血不是空流了的”;信中諄諄叮囑他的親人:“最重要的,諸兒要繼續我的志向,為中國民族的解放努力流血,繼續我未完成的光榮事業”。

正因為有這樣的情懷,在一日兩餐、饑鼠跳梁、門燈如豆、夜雨過瓦、五人共被、匍匐膝行、欲睡不得的窘迫環境里,才依然惦記著革命,牽掛著未竟的事業。也正是有這樣的情懷,詩人才能帶著腳鐐寫下這千古絕唱。(侯立新)

編輯:廣安黨史網

延伸閱讀

黨媒推薦
蒸气炸弹援彩金